屋檐下的冰凌

诗歌的脚手架
摄影的油漆工
qq:15040334

青黄不接的缝隙

品尝来自异域的味道

离得再远

也能相见

枇杷

和杏相似的容颜


想起南方

总听到

改革开放的浪潮

八十年代

接近于消失的记忆

时常来回聊天


枇杷

假如北方的庭院可以种植

每天看着它

也能写出舒婷《致橡树》这经典的诗

幻觉总是把不存在的事情想起

枇杷树下品茶应该很美的


剥枇杷时

恰似童年剥开糖块包裹的纸

小心翼翼

一种甜

在心头泛起

剩下的种子是一串落地的珠子


枇杷的香气

庇护着牙齿

慢慢咀嚼这来自南方

春天的消息

人和事交集一起

让美丽发酵在梦里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