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冰凌

诗歌的脚手架
摄影的油漆工
qq:15040334

不来了

到《今日头条》两个月,挣了二百多,再见呵呵

即使换种方式

注定也会相遇

有个故事

排列得整齐

恰似午夜收音机

调到这个波段

找到你

时间有段距离

需要给还未相逢的人

传递信息

一阵风

从梦境吹到现实

要地图

不需要比例尺

沉默时

用眼神和手语说着

我爱你

一种秘密

无需别人知道的

七月的某一天

就有了这样记忆

青黄不接的缝隙

品尝来自异域的味道

离得再远

也能相见

枇杷

和杏相似的容颜


想起南方

总听到

改革开放的浪潮

八十年代

接近于消失的记忆

时常来回聊天


枇杷

假如北方的庭院可以种植

每天看着它

也能写出舒婷《致橡树》这经典的诗

幻觉总是把不存在的事情想起

枇杷树下品茶应该很美的


剥枇杷时

恰似童年剥开糖块包裹的纸

小心翼翼

一种甜

在心头泛起

剩下的种子是一串落地的珠子


枇杷的香气

庇护着牙齿

慢慢咀嚼这来自南方

春天的消息

人和事交集一起

让美丽发酵在梦里


这一片片一簇簇花朵

像贴在一起的脸

像吻在一起的唇

没羞没臊

我伸手触摸她们

竟然无动于衷

在花树下朗诵几首诗歌

不知她们能听懂么

这么多美丽的花如果爱上我

是不是心里甜蜜蜜的

时刻提醒自己

不要成为思想的障碍者

此刻

我将临沂的风景存下

告诉花儿

要慢慢落下

不要太快啦

说声再见没那么容易的






如果花有语言

真想翻译出来

她们想诉说什么

这么多花

也不知道姓甚名谁

她们是不是也该有名字呢


阳光下的花啊

是不是有的在蒸发

有的在升华

有的再在钩心斗角的

提升攀爬


小心吧

思维多了

阳光让你提前衰落

晒你成盐巴

守望眼前的幸福

过好每一天吧


真爱无界

真爱无价

爱吗

是不是有共同的天性的呀

只要心怀善念

愿望会长成一棵树开出美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