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冰凌

诗歌的脚手架
摄影的油漆工
qq:15040334

我的眼里只有你


一辈子很快

扯东扯西

转眼就老了

把命运背过身子

呆滞的目光中还有东西



惹不起的

咱就躲着

派头十足的

不一定生活很幸福

每人都按各自的方式活着



喜欢火车轮船的鸣笛

声响中包含着

离别和相聚的忧伤与甜蜜

生命短暂

要学会疼别人疼自己


与你为伴


以飞翔的姿势

牵动我的心扉

从这里响起的歌声

与天地相连

这哪里是树叶

这是艺术的语言



在树下

说说人生

谈谈感情

写几句寄语吧

头顶传来的雁声

悄然剪出谁的梦境



水来       霜白

风来       枫红

当繁杂恢复宁静

唯有这片红

等着往事的苏醒

此刻原本无梦

不来了

到《今日头条》两个月,挣了二百多,再见呵呵

即使换种方式

注定也会相遇

有个故事

排列得整齐

恰似午夜收音机

调到这个波段

找到你

时间有段距离

需要给还未相逢的人

传递信息

一阵风

从梦境吹到现实

要地图

不需要比例尺

沉默时

用眼神和手语说着

我爱你

一种秘密

无需别人知道的

七月的某一天

就有了这样记忆

青黄不接的缝隙

品尝来自异域的味道

离得再远

也能相见

枇杷

和杏相似的容颜


想起南方

总听到

改革开放的浪潮

八十年代

接近于消失的记忆

时常来回聊天


枇杷

假如北方的庭院可以种植

每天看着它

也能写出舒婷《致橡树》这经典的诗

幻觉总是把不存在的事情想起

枇杷树下品茶应该很美的


剥枇杷时

恰似童年剥开糖块包裹的纸

小心翼翼

一种甜

在心头泛起

剩下的种子是一串落地的珠子


枇杷的香气

庇护着牙齿

慢慢咀嚼这来自南方

春天的消息

人和事交集一起

让美丽发酵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