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冰凌

诗歌的脚手架
摄影的油漆工
qq:15040334

悄悄问声君,女儿美不美

老汉今年八十有三,小蜜天天跟咱转

《爱莲爱荷都说》

临摹荷花的时候
电话响了
友人对我说
别把荷花的吊带衫
绘画的太鼔涨
花蒂听后
害羞的落在荷叶上

给荷花扎上红绸带
紧紧抓住她
不让离开
和你相拥舞台
听掌声响起来
初春的心情
倾泻而来

周敦颐在窗外
独自流着泪
翻着诗集
他一遍遍问
为何荷花会和我恋爱
夜雨涨秋
流水无语

雨后清心爽口

悄悄蒙上你的眼睛👀